新聞動態
返回首頁 > 新聞動態 > 閱讀詳情

嘉·時光|三重角色的演繹

作者:mouxin發表時間:2020-09-18閱讀次數:302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410334.png 

歲月匆匆,靜靜守望

嘉祥教育二十載

那些遠去的年華如同就在昨天

有多少人

有多少事

值得我們記下來

慢慢回味

細細品讀

 

在《嘉•時光》

我們與您一同穿越時光

通過嘉祥師生、家長、校友的筆端

去探尋嘉祥人眼中的嘉祥

去找回那些最美的回憶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591890.png 

 

三重角色的演繹

羅帥 逸瀟

 

「不管是擔任班主任還是年級組長,他都是堅持每天最早到達教室的老師之一,每天最晚離開學校的老師之一。」

 

「每天堅持閱讀同學的小組日記,本本都要批改,每位孩子的留言都要回復,一個政治老師批改日記的勁兒比語文老師還認真。」

 

「他的語速很快,走路也很快,總是很忙碌,似乎總有使不完的勁兒,對工作較真而充滿熱情。」

 

「在嘉祥,他是勇挑重擔的那個人。2015年剛帶完畢業班,又接手了初2016屆初三畢業班,作爲班主任帶完初三馬上又帶一個初三,還擔任年級組長。」

 

他,就是成都嘉祥外國語學校的吳昌文老師。

 

不盲從不迎合的「特立獨行者」

畢業於四川大學哲學系的吳昌文是個名副其實的「老嘉祥人」。在嘉祥工作的20餘年時間裡,他從嘉祥集團旗下公司的中層幹部轉型爲成都嘉祥外國語學校的一名教師。他這樣解釋在旁人看起來難以理解的轉變:「我想到教育一線去。」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512841.png 


吳昌文說,他是一個受益於教育的人,從小就有當老師的願望。由於職業選擇的原因,一開始沒能如願。2000年,嘉祥集團開始籌備成都嘉祥外國語學校,吳昌文積極參與,爲轉型做好準備。他驕傲地說,學校打第一根樁的時候他都在現場。

 

面對轉型,吳昌文坦言:「對我來說轉型並不痛苦,因爲內心一直有對教育事業的渴望。在領導和老教師的幫助下,我的轉型期非常短。當然,過程中也存在困難。比如,如何與學生相處,以及班級管理工作曾給我帶來一些困惑。」

 

吳昌文認爲,他一直在尋找趨於教育本質的一些東西,並有著追隨初心、不從大流的執著。他秉承中國傳統「嚴師出高徒」的教育理念,在實際教育教學工作中堅持「嚴在當嚴處,愛在細微中」,不迎合所謂的「教育熱點」,堅持認爲教育是做出來的,而不是說出來的,教育智慧來自於教育實踐。他執著地希望培養出「有赤子之情,有感恩之心,有敏銳之思,有獨立之魂」的學生,希望學生做到誠實守信,責任擔當,有自己的獨立見解,不迎合不盲從。

 

同事們口中的吳昌文總是自我要求嚴格和追求卓越的。而他「不與正在教的學生做朋友」的理念,似乎也顯得特立獨行。吳昌文認爲,不和學生做朋友,是教師職業特點決定的。「與正在教的學生做朋友」這種師生關係定位可能會對師生雙方,特別是學生成長帶來更多的困惑和麻煩,老師應該是學生思想的引領者,也是其身心成長發展的後盾和指導者。他希望學生能夠對老師:第一敬,第二服。他希望學生不僅能敬重自己的人格魅力,還能因爲自己的個人視野和素養而被學生欽佩。

 

「通常在外人眼裡都認爲我有嚴格的一面,我一直有一個教育觀念:寬不能包醫百病,嚴不能藥到病除。無論寬和嚴,出發點和歸屬點都是要悅納學生、熱愛學生,感染學生、引領學生;剛柔相濟、寬嚴適度,二者結合才能真正讓學生敬服。」吳昌文如此說道。

 

推行班級自主管理的「學生潛能激發者」

吳昌文擔任班主任的每個班到初二都實現了自主管理。吳昌文用了什麼辦法讓班級如此井然有序?甚至讓班級秩序和氛圍在老師不在場的時候比在場時更好?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597186.png 


吳昌文的班級自主管理有一整套模式:從班委會建設到小組建設、從值周班委制度到環保值周制度,從值日生制度到互幫互助結對子制度,從班長到學長,從組長到「對長」(負責桌子對整齊),從環保委員到「保長」(負責教室保潔)、從紀律委員到「課長」,從安全委員到綠化委員等,他希望通過「蜂巢狀」的管理模式激活每一位學生的自主意識和潛能,使班級中的每一名學生都找到自身存在的價值,讓每個學生都有表現和鍛鍊的機會,以形成優秀的班風學風和班貌,共同促進班級整體發展。而優秀的班級也會由此反哺每一位孩子,讓孩子感受到並受益於班級所擁有的正能量所帶來的強大凝聚力、向心力、溫暖感和歸屬感。他常常對學生說的一句話是「小事情也能散發大光芒」,就是支撐這種班級管理模式的理念。

 

這種「蜂巢狀」的班級管理模式避免了傳統的金字塔式或直線型管理所帶來的學生個體缺失「自由表達、民主商議、個人價值展現、獨立思考」的遺憾,釋放了學生的思想、心靈和行爲,學生會從內心深處認同、歸屬於班集體,自覺自主地爲班級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同時這也會讓孩子在潛移默化中受到感染和感動,促進學生在不斷實踐、不斷試錯的過程中成長。從制度文件和程序文件的精心設計到不同角色、人選的培養,到實施過程的悉心指導,再到反饋與評價,每一個步驟都有相應的具體教育活動作爲支撐,循環往復螺旋上升,這樣的做法讓班級的高效管理水到渠成,讓學生的自主管理自然而然。有老師這樣評價吳昌文的帶班風格:一個年級起始時各班都差不多,而吳昌文所帶的班級隨著時間的推移總會越來越好。

 

吳昌文認爲,一個班級如果處於無序之中,任何高大上的教育理念和美好願望在實施中都會變味、走形。如果學生在上課的時候隨便講話、高聲喧譁,在集體活動中不遵守規則、自行其是,在自主安排時間裡任意妄爲、追逐狂鬧;如果放縱學生抄作業,毫無節制地玩遊戲;如果對學生的懶散、亂扔垃圾、汙言惡語聽之任之;如果學生沒有養成「尊重、理解、傾聽、接納、友善、責任、內省、自律」等最基本的品質,班主任的治班策略和教育方法以及想要推行的任何管理措施都是徒勞的,學生的成長和發展也將會是無本之源,沒有可持續性。他用十六個字歸納自己治班要實現的初步目標:靜而不死,活而不亂,嚴謹有序,和諧高效,真正目的是實現學生的自主管理、自我教育、自主發展。

 

自主管理模式的最小單位是一個小組,小組設有組長、學長、保長、對長、課長、傳長、檢長……人人都有職責,人人都有事做,彼此需要相互配合。在吳昌文的小組建設中,無論是是學業發展,還是學校、年級和班級開展的每一項活動,每一次評比,甚至每一個創意點子的激發都是以小組方式進行的。「我們的系列班會,也是由小組輪流承辦,由其他小組進行評價。小組管理是一整套體系,融入了學生的學習、生活、工作、思想和心理需求的系列制度建設,這樣做的好處是讓學生特別熱愛自己小組,並由此熱愛自己的班集體。」

 

走進學生內心世界的「知心大哥哥」

除了班級自主管理制度,小組日記也是吳昌文在嘉祥的一張名片。

 

班上每個同學的常規情況、學習狀況,同學們在學習生活中高興的事情和困惑的事情,班級里的好人好事,學生一般不願訴說的「祕密」……吳昌文都清楚知悉,法寶就是他獨創的小組日記。

 

2005年,吳昌文走上講台擔任班主任工作。這是一個已經換了兩任班主任的「問題」班級。這對於剛開始從事教育教學工作的吳昌文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692868.png 


初來乍到,同學與老師的對抗情緒非常強烈,表現爲冷漠和不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和學生逐一溝通無疑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苦於沒有那麼多時間。吳昌文偶然看到一篇討論「筆談」的文章,他就開始思考能不能通過筆談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那些年非常流行筆友,小朋友有了困惑或苦悶都寫信向『知心姐姐』求助,那我可不可以用這種方式和同學們交流呢,做他們的知心哥哥呢?」

 

這個想法很快實施了起來,學生每天寫,吳昌文每天閱讀,回復每一個孩子,回答孩子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通過這種方式與每個同學逐步建立起溝通紐帶。最開始,同學們有些拒絕,因爲會耽誤一些時間,內容也比較簡單,後面內容豐富起來,慢慢地就「上了癮」。吳昌文說「青春期的學生,有一個非常典型的心理特徵,就是孤獨感與渴望友誼的內心衝突,有的孩子性格比較內向,通過班級小組建設倡導的『團結協作、坦率真誠、互幫互助、溫暖友愛』的宗旨和實踐,學生可以交到更多好朋友,同學之間會相互信任,感情會越來越親密,氛圍會越來越融洽。」

 

2015屆的一個同學讓吳昌文印象深刻。這個同學成績較好但性格憂鬱,不願和同學接近。正是通過小組日記的溝通方式,吳昌文知道了這名同學在小學階段遭遇了父母離異的心靈創痛,對他心理傷害特別大。「這些事情孩子一般是不願意表露的,如果家長不說孩子不說是沒人知道的。我在小組日記批語上鼓勵他,後來進一步面對面交流,有兩次他在我面前失聲痛哭,內心得到宣洩,慢慢開始接受了。我問他希不希望同學知道他的故事,同學知道了可以幫助你溫暖你,他和他的媽媽接受公開這個事情,不少同學理解了他曾經的冷漠和孤獨,想方設法地主動接近他,關心、幫助他,陽光終于洋溢在了孩子的臉上,孩子初中畢業直升入本校精品一班。」

 

小組建設的內容包括留言板、學習任務完成、學法交流、紀律、基本行爲規範、清潔衛生、課堂和自習常規、思想心得交流、我有話說、互幫互助實施情況、重要活動後的反思總結、每日正能量傳播者評選、每周小組之星評選等。

 

「我的想法是,每個小組都要成爲一個溫暖友愛、互幫互助、團結進取,能促進同學們全面發展,心靈有所寄託的地方。」

 

吳昌文認爲,小組建設和小組日記的意義在於可以真正解決一些同學們隱祕性的,平時發現不到的問題。學習上難以啓齒的困難、青春期成長的困惑、深埋在內心的情感糾結、生生之間和師生之間無法說或不願說的矛盾衝突等問題。青春期孩子的心理特點決定了同學們大多不會用嘴巴把這些問題說出來,但可以通過這種方式進行交流,因爲信任感是打開心扉的前提。

 

「我們經常說關愛孩子,教師要有愛心,但是光講口號是沒用的,老師愛學生就要『長情告白和長時陪伴』。這需要在具體的教育細節中去實踐、發現和體會,老師從早到晚的陪伴和坦率真誠的交流才能讓學生感受到愛。每天只是閱讀小組日記和留言,我至少要花2個小時,可是再忙再累也是值得的,因爲班主任工作的深度和廣度是無止境的,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責任、良心、堅持、守望才能真正體現出教育的魅力和班主任的價值。」

 

「我一直認爲:作爲老師,對於青春期的孩子,以長兄或父親的形象和孩子們站在一起,分擔難過、挫折、失意,共享快樂、成功、自豪,給予他們內心的溫暖和厚重感,指引他們前進的方向,奠定他們未來發展的可能性,這符合孩子的身心發展特點,也是青春期孩子們內心的真正渴望!」

 

這,也許是吳昌文老師三重角色和諧演繹的邏輯起點。

 

//s1.res.grandslamhotelcn.com/20200904/093675557.png 

 

 


發表我的評論
您還沒有登錄,請先登錄。

集團地址

成都市錦江區晨輝二街66號

集團郵箱

service#jxfls.com(#替换为@)

郵政編碼

610000

嘉祥集團官方微信

嘉祥集團官方微信

© 2010-2021 嘉祥教育集團版權所有蜀ICP備18025807號-1